心脏性猝死与ICD(心律转复除颤器)治疗

发布时间: 2015-12-22 14:48; 阅读次数:637
        我们身边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昨天还是好好的,但是第二天发现他已离开了大家。这往往就是心脏性猝死,那么到底什么是心脏性猝死呢?从医学上来说心脏性猝死,是指由于各种心脏原因引起的以意识丧失为先导的自然死亡,死亡发生在症状出现后一小时之内,心脏性猝死有三个特点。第一是突发性,从发现到死亡在一小时之内;第二是隐蔽性,发现之前的24小时是没有预兆的;第三点是紧迫性,一旦发生,有效营救时间短暂,导致了近99%的患者失去了救治的机会而死于心脏性猝死。因此如果要预防心脏性猝死在于要采取措施要及时要尽早。 


  那么心脏性猝死的发生率到底有多少?在美国所有心脏原因引起的死亡中心脏性猝死大约占了63%,全球的话每年大概有300万的人死于心脏性猝死,美国45万,中国54万。研究表明,心脏性猝死占所有死因的第二位,仅次于癌症。大家可能关心那哪些人容易发生心脏性猝死呢?我们也叫做心脏性猝死的高危因素,以下这些情况就容易出现心脏性猝死。首先,曾有心脏骤停发作;第二,有器质性心脏病伴有持续室性心动过速的发作;第三,左心室功能障碍,也就是说我们超声心动图检查,射血分数EF值低于35%的患者;第四,心力衰竭的病人;第五,有心肌梗死的病人。其他还包括肥厚性心肌病的患者,扩张性心肌病的患者,心律失常性右室心肌病的患者,以及一些先天性的遗传性心律失常,包括长QT综合症,brugada综合症等,心脏性猝死最常见的病因就是冠心病,约80%的心脏性猝死都是由于冠心病引起的,而绝大多数猝死的患者在发生之前是由于室性心动过速和心室颤动所导致的。这些室性心律失常在发生之前往往没有征兆,突然出现的这种室性心动过速,如果没有治疗的话很快就会演变成致命的心律失常,也叫做室颤,室颤引起心脏无序的这种跳动,导致了心脏骤停,心脏没有血液输出,几秒钟内患者就失去知觉,如果不及时救治将很快死亡。 


  即使在紧急救护系统非常完善可以早期给予除颤治疗的这种地区,比方说欧美国家,心脏骤停的存活率仍然很低,因为大多数心脏骤停发生的时候没有旁人在场,或者即使被发现也很难在5到10分钟之内给予有效治疗。我们可以看一下一些数据:40%的心脏骤停是发生在睡眠时,或者没有旁人在现场的情况下,80%发生在家里。在欧美国家,院外心脏骤停的存活率不到5%,国内小于1%。复苏成功的机会,也就是说抢救成功的机会与时间是密切相关,每耽误一分钟,成功机会减少10%左右。因此,抢救成功的关键就是要早期除颤治疗。 


  目前除颤治疗包括三种,第一是普通的体外除颤器,这是需要在医院里有医生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第二种叫自动的体外除颤器,我们也叫AED,大家可能在首都机场见到。在美国像这种大型场馆,人群密集的地方都会放置AED。而且在初期宣传AED的时候是美国总统克林顿亲自来做宣传。AED需要有旁人在场才能给予实施治疗,但前面提到多数心脏骤停发生时,无人在场。所以AED的使用有很大的局限性。 


  第三种除颤治疗叫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我们也叫ICD,ICD可以及时自动复律,是治疗心脏骤停高危患者的首选治疗。因为它的特点是无须医生在场可以及时自动为患者转复心律,通俗的说,也是装在体内的急救室。说到ICD治疗,我们不能忘记Michel Mirowski医生, 1924年,Mirowski医生出生于波兰华沙的一个以色列家庭,1966年,他崇拜的老师在进晚餐的时候发生了猝死,这次事件促使了Mirowski医生下决心研究如何预防猝死。1969年,他首次成功在狗体内植入了除颤器并且将心律转复成功。1980年,一位57岁的心肌梗塞的患者发生了室颤、晕厥,Mirowski医生给此患者植入了世界上第一例ICD。简单回顾一下,在国外1969年ICD首次植入动物体内,1980年首次植入人体,1985年得到了美国FDA的批准。目前,ICD已经挽救了全球大约几十万患者的生命。在我国,1992年第一台心外膜ICD植入,1996年第一台经静脉的ICD植入,此后ICD植入数量逐年增长。即便如此,ICD植入的数量仍然很少,截止目前,每年国内接受ICD治疗的患者数量大概在2000到3000例,而在美国每年大概是20万例,所以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ICD(心律转复除颤器)是如何工作的呢? 

  它有以下的特点,第一是自动识别心动过速,一旦发生室速,室颤,机器能够自动识别;第二是自动治疗心动过速,当ICD识别和诊断了室速、室颤,机器可以自动将这种异常的心动过速进行转复治疗。当心动过缓的时候,又可以自动发放起搏治疗,来治疗心动过缓。第三是自动存储功能,ICD可以自动存储上述诊断和治疗信息。所以它是一个全自动的工作系统。简言之,一旦患者出现室性心动过速, ICD自动识别以后,自动给予抗心动过速起搏治疗或者电击治疗,一旦出现室颤,则自动给予直接的电击治疗。否则,如果出现上述情况,不及时治疗,患者就可能发生猝死。如果患者体内植入了ICD,就可以自动发现这种不正常的心跳,患者不需要来医院,ICD自动给予抢救治疗。 


  ICD是目前预防心脏性猝死最有效的治疗手段,经常有一些患者会问,是不是我可以用药物治疗呢?其实到目前为止,国外已经开展了非常多的临床研究来比较ICD和抗心律失常药物对患者死亡率的影响,所有的临床研究都提示,与抗心律失常药物比较,ICD能够降低死亡率大概是30%到60%左右,只有ICD才能够预防心脏性猝死。目前对于这些心脏性猝死的高危患者来说,ICD治疗已经是一个标准的治疗,而抗心律失常药物,它只是一个辅助的治疗手段,所以目前没有任何药物可以取代ICD。 


那么也有患者会问我植入ICD以后我是不是成为一个废人了?植入ICD会对正常生活有影响吗?下面举两个例子。 


  一个例子是美国前副总统切尼,他植入了ICD。在2001年6月份的时候,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切尼感到了心脏不舒服,第二天早晨他就去了乔治华盛顿大学医院,医生经电生理检查,诱发了持续性室速,随之马上给他植入了ICD。手术时间大概一个小时,当天下午3点左右切尼就离开医院,回到了家中修养,手术以后第三天切尼就回到了白宫继续工作。所以我常常对患者来说,你植入了ICD还可以继续当副总统,那么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再看另外一个例子,因为有些年轻患者会担心,植入ICD是不是会影响美观,影响我运动,这是参加2007年美国小姐选举的一个选手,她在17岁那年,在一次剧烈运动时出现了晕厥,医生诊断其患有长QT综合症,此后她就接受了ICD植入手术。术后经过短暂恢复,这个患者就继续进行体育活动,只是在胸口留下了一小道疤痕。几年以后,她参加了美国小姐的参选。 


  从以上两个例子可以了解到,ICD治疗不但可以救命,而且事实上对我们的生活影响很小,患者植入ICD后可以继续参加丰富多彩的生活。对患者治疗来说,挽救生命是治疗的底线,目前ICD是预防心脏性猝死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因此我们希望,如果患者出现了心脏性猝死的高危因素,医生建议植入ICD,患者应该能正确理解这种治疗手段,并且接受ICD治疗,毕竟生命是最重要的。